您好、欢迎来到现金彩票网!
当前位置:2019正版免费全年资料 > 周洁 >

女子被丈夫打断肋骨 曾不顾家人与其结婚

发布时间:2019-06-09 17:15 来源:未知 编辑:admin

  在周洁被接入警车前,一位大妈走上前擎起周洁胳膊,请求记者拍下照片。“这些都是她老公打她的罪证,请你们给记下”。

  周洁说,这次受伤后,她一直爬不起来,始终处于半昏迷状态,一直到昨天早上,她才清醒过来。之后,她挣扎着拨打了110报警电话,同时向居委会求救。

  一名居民说,昨天上午9点左右,民警和居委会工作人员相继赶到。民警发现周洁被其丈夫锁在家中后,叫来了开锁人员。

  当周洁走出门外出现在人们面前时,人们才发现她烫卷的头发已经粘连成片,右侧颧骨有瓶盖大小的伤痕,眼眶青紫,脸庞肿胀变形,“一定要把那个男的抓起来,他真不把自己老婆当人。”一名居民大声喊道。

  在居委会工作人员的搀扶下,周洁神情恍惚、一瘸一拐地走出楼道。自从4月4日被丈夫李忠打伤后,这是她第一次走出家门。

  提起周洁被丈夫李忠暴打,万泉寺南里小区居民人人皆知。邻居王女士说,有时候路过周洁家窗外,可以清楚地听见屋里的叫骂和呼救,“周洁还被关在窗户护栏里挨冻,水灵灵的小姑娘眼看着被毁了”。现场数名邻居称,李忠平日游手好闲,没有正式工作,结婚前周洁很开朗,婚后变得不常出门、寡言少语。

  约10分钟后,周洁被带到六里桥派出所。在办公室内,周洁撸起袖子,淤血和青印接连成片,“全身几乎都是这样”,周洁说,在和李忠的近7年婚姻生活中,随时随刻李忠都会对她动手。

  “这是打得最重的一次,我一直担心自己活不过来”,面对长时间的殴打,周洁一直选择忍受。她一停一顿地说,不能还手,他(指李忠)会打得更重,不能离婚,怕他更严重地报复。就是这样害怕和恐惧中,周洁度过了近7年的婚姻生活。

  在记忆里,周洁仅能想起当年相识时李忠的“承诺”:我有钱,跟我过,我养活你。

  周洁和李忠是在2001年相识,当时李忠36岁,离异有一子,而周洁只有20岁。

  “对于他俩的婚事,我们从一开始就是反对的。”周洁的四姨马女士说,她一直称呼李忠为“大流氓”,见面互不说话。

  马女士说,周洁的父亲早逝,母亲又患脑炎后遗症,照顾周洁最多的是她和周洁另外三个姨妈。

  2000年,周洁中专毕业后,马女士托人将她安排进超市做收银员工作。不久,周洁辞掉工作,并从此拒绝工作。

  2001年8月,周洁到朋友家玩时,认识了李忠。当晚,醉酒的周洁住在了李忠家。之后的一个月内,周洁一直在李忠家里与其同居。

  “他说他有钱,让我跟着他,他会养着我。”周洁说,当时她也觉得李忠年纪大,不想嫁给他,但耐不住李忠一直纠缠。不久后,周洁发现自己怀孕。

  对于周洁和李忠的婚事,周家人一直不同意。“一是李忠年纪大,而且结过婚,二是他也没有正式的工作,整天游手好闲。”马女士说,但周洁根本听不进家人的意见。2001年10月9日,周洁自己在家门上贴上“喜”字,带着户口本就和李忠登记结婚了。

  “他先煽动周洁起诉和我姐姐分房”,马女士说,因为房子是周洁父亲的遗产,法院判决周洁与母亲各有房子一半的产权。之后,周洁的外婆将周洁的母亲接回自己家住,房子里只剩下周洁一家三口。

  从此,周洁便被李忠“养”在了家里,但周洁的日子过得并不轻松。因周洁没有工作,两人的生活仅靠李忠做临时工来维持。为了省电,李忠将卫生间和厨房的灯都停了,水阀也禁止开大,周洁洗菜、做饭、洗衣服的水,只能用桶接水阀滴出来的积水。

  周洁说,婚后艰苦的生活并不让她害怕,真正让她感到恐惧的是李忠无休止的殴打

  “在我和李忠结婚后的7年里,他解决问题的唯一方式就是‘暴力’”。周洁说,只要稍有不满,李忠就会对她破口大骂,拳打脚踢,菜刀、木棍、酒瓶,只要是能用作打人的东西,李忠操起就打。一条原本一米多长的棍子,打到最后已经断成半截。

  “我申请和李忠离婚,但6年都没跟他离成婚,我的自由都受他控制……”昨天下午,在周洁的大姑家,周洁的大姑向记者出示了一份周洁自己写的《离婚申请书》。

  这份《离婚申请书》是在2007年10月周洁又一次挨打后,逃到大姑家所写。逃到大姑家时,已经是在周洁挨打的20多天后,但周洁的左脸依然露着伤口,眼眶下方的淤血仍未散开。

  “我觉得李忠是一个狡猾、奸诈的人。”周洁的大姑说,在与李忠结婚后的7年里,周洁无数次挨打,也无数次想和李忠离婚,但最终都被李忠的“忏悔”和“花言巧语”化解。这一次,周洁在大姑家躲避了10余天后,李忠就带着女儿找到周洁大姑家。“来了他就冲周洁打拱作揖,让孩子上前对周洁又搂又亲”,周洁的大姑说,“还说什么打在你身上,疼在我心上”,看到周洁心软,她也只能让周洁随李忠回去。

  这次,周洁的大姑留心让李忠写一份保证书,但李忠敷衍了事,说自己“喜爱周洁,更喜爱自己的孩子”,只在保证书最后勉强承诺,“办任何事情都和平解决”。

  没过多久,李忠又恢复常态,对周洁拳打脚踢。2007年年底,周洁的四姨马女士曾经想把周洁悄悄带走藏起来,但周洁犹犹豫豫,不忍撇下5岁的女儿。最后,马女士也只能作罢。

  “我们现在对她真是又怜、又恨”,马女士说,看着周洁满身的伤痕,她的痛苦已经麻木,只感到心寒。

  下午1点左右,一中年男子悄然出现在六里桥派出所内。不足一米七的个子,头发稀少,沉默不言,眼神游离。

  “这就是李忠!”马女士高喊。李忠扭头瞥了一眼马女士后,转身走进旁边一间房内。不久,李忠被民警带进派出所留滞室。

  为和李忠商量筹集医药费事宜,周洁在民警和马女士的陪同下,见到了李忠。马女士说,当时李忠直直地瞪着周洁,一句话都不说。周洁偷偷看了一眼李忠后,借口上厕所就走开了,“孩子是被打怕了,李忠像个没事人一样。”

  昨天下午,周洁在307医院进行了身体检查,初步检查结果显示,周洁双眼球擦伤,双眼睑皮肤及球下膜出血,双眼钝挫伤,牙冠折断,4根肋骨骨折,折断肋骨刺穿肺部,引发气胸,“这是典型的家庭暴力,没想到还有这样的男人!”听说周洁的不幸后,现场数名医生气愤地说。

  在医院检查的间隙,马女士问周洁以后如何打算,周洁大多数都以沉默回应。马女士高声要求,尽快和李忠离婚,孩子更不能要。周洁听后低声说,孩子跟爸爸会受苦的。话音未落,就被马女士厉声打断,周洁沉默片刻后说,“看法院怎么判吧,判给他就给他。”

  丰台警方表示,昨天李忠已承认在4月4日曾殴打周洁。据李忠介绍,4月4日早上,他在家里翻找自己的驾驶本,却一直找不到,怀疑被周洁藏起来,就打了周洁。同时,李忠也向民警承认,自己之前也曾殴打过周洁。当晚,警方已通知李忠家属暂时代管李忠和周洁的女儿。

  李忠的母亲说,已经让孩子的叔叔去幼儿园接孙女了,对于儿子打媳妇一事,老人表示可能是因为媳妇不懂事,什么都不会做,惹恼了儿子。

  截至目前,李忠仍被警方控制,接受调查。具体的处理结果,预计要等到周洁的法医鉴定结果出来才能做出。

http://inwallve.com/zhoujie/541.html
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QQ微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微锟斤拷
关于我们|联系我们|版权声明|网站地图|
Copyright © 2002-2019 现金彩票 版权所有