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好、欢迎来到现金彩票网!
当前位置:2019正版免费全年资料 > 杨林 >

第十四章 裴元庆大战宇文成都

发布时间:2019-07-24 17:27 来源:未知 编辑:admin

  李密的坐骑受伤之后,前一刻钟倒还跑得飞快,不过,推移,它的体力消耗甚大,血也流得越来越多,速度渐渐慢了下来,刚刚转过一个山脚,就快被宇文成都追上了,他心中大急,再次用剑尖去捅坐骑的屁股。

  李密仰天发出一声长叹,在他身后数十步,宇文成都正驱马赶来,眼看几息之间就要赶到,而秦叔宝还在两百来步的小山坡上,已经很难赶过来救驾了。

  为首那人头戴紫金冠,身披亮银甲,座下一匹乌马,双手倒持两柄漆黑发亮的大铜锤,只见他肤色黝黑,鼻梁高挺,一双眼睛闪闪发亮,唇上一抹细细的茸毛,面容仍然透着一丝稚气,正是内军骠骑四大统领之一,瓦岗小将裴行偐。

  裴行偐,字元庆,今年年方十八,比罗士信还要年幼,也是与罗士信一般,十五岁就上阵杀敌,其父裴仁基立下的战功,大部分都是靠他那双锤打拼而来。

  李密瞧见裴元庆率众赶来,就像溺水之人瞧见漂在河面的一根枯木,他顾不得主君的尊严,朝着裴元庆大声呼救。

  当初,得到李密派人快马传来的命令后,裴元庆,程咬金。罗士信三人马上率众拔营向童山大营赶来。虽然,他们率领的都是骑兵,行军速度极快。不过,由于他们与童山大营相隔甚远,故而,一时之间无法赶到。

  裴元庆心急,率领自己地数十亲卫作为前锋离开了大队,先一步赶到了战场。正好遇见李密被宇文成都追赶,情急之下坠马,这也算是李密命不该绝吧!

  裴元庆轻喝一声,身下地乌马得了号令,加快了速度,猛地向前窜去,在宇文成都赶到之前,先一步来到李密坠马之处。

  他并没有勒住马缰。停下来向李密询问,而是继续向前冲去,迎向宇文成都,至于李密。自然有身后的亲卫照料。

  宇文成都的大名,裴元庆早就久仰多时了。在他十五岁随着父亲上阵杀敌时,就时常听见有人提到宇文成都地武勇,陛下曾经金口玉言,称其为大隋第一勇士,这让同样勇冠三军的裴元庆甚为不满,文无第一,武无第二,第一勇士这个称号对武将们来说是一个莫大的诱惑,自然不愿轻易让人夺得。

  那时,裴元庆就暗中立下了誓愿,一定要找个机会和宇文成都交手,将他那大隋第一勇士的称号夺回来。

  不过,一直以来,他都找不到这个机会,毕竟,两人都是大隋的武将,同时又天各一方,凑不到一起来,他一直在跟随父亲裴仁基征讨变民军,宇文成都则作为禁军统领一直跟随在杨广身前,他不可能离开军阵,赶到王驾之前挑战对方。

  他的父亲杀了监军肖怀静,率众投靠瓦岗之后,两人终于成为了敌对之势,然而,这个时候,杨广却停留于江都,不理政事,他和宇文成都仍然没有交手地机会。

  宇文化及杀了杨广,率众北上,瓦岗军正好挡在了他的西归路上,并且,很快就形成了交战之势,双方在黎阳仓城前,在永济渠两岸摆下了阵势,裴元庆心中暗喜,以为自己终于有机会打败宇文成都,夺得大隋第一勇士的称号了,不想,李密为了防止东都方面突袭本方,让他和罗士信,程咬金三人率领本部内军骠骑留在了后方。

  裴元庆原以为自己有生之年都没有机会和对方交手了,只能任由那家伙顶着大隋第一勇士的称号,不想,世事难料,宇文军突然渡过永济渠,朝童山大营发起了猛烈的攻击,李密急招他和罗士信,程咬金三人率部来援。

  幸好他不喜和大队一起前行,先一步赶来,不然也不会救李密于危难,更让他高兴的是,他终于有机会和宇文成都放对厮杀了,七曲鎏金铛,这不就是宇文成都的独门武器吗?他虽然不识宇文成都,却认得他的这把兵器。

  裴元庆稍稍减缓马速,准备向宇文成都报出自己地大名,起码要让对方知道是谁打败他,是谁夺去他大隋第一勇士的称号才行。

  不料,宇文成都根本就不理他,他的衣甲虽然华丽,那两柄大锤也显得极其引人注目,不过,或许是他面貌清秀的缘故,宇文成都并没有将他放在眼底,只不过将他当作了一个杂兵,他地注意力仍然放在坠马的李密身上。

  宇文成都低喝一声,打断了裴元庆地话,鎏金铛带着一溜金光,朝裴元庆迎面捣来,在出手之际,他的视线也不曾落在裴元庆身上,而是紧紧地盯着前方的李密。

  裴元庆发怒了,他从来就没有受到过这般轻蔑,由于他年少勇猛,喜欢厮杀拼斗,瓦岗的一干武将像秦叔宝,罗士信,程咬金,单雄信等人无不是他的手下败将,没有人敢在沙场上这般视他如无物。

  一声巨响从两人兵器相交处传来,两人的坐骑突然停下了前冲之势,一股巨大的力量从兵器上传来,通过两人的身体,然后传导在坐骑的身上,两匹战马齐齐发出一声嘶鸣,踉跄着朝一旁退去。

  宇文成都用力抽回鎏金铛,握着铛身的双手在微微颤抖着,刚才那一击他实在是太大意了。并未使出全身力量。隐隐吃了个小亏,双手的虎口似乎都被震裂了,过了好一会。方才重新使上劲来。

  他瞧了对面地小将一眼,收起了小觑之心,信仰一力降十会地他,还是第一次在战阵上遇见和自己力气相当的武将,让他没有想到的是对方还只是一个少年人。

  经过刚才那一次交锋,裴元庆也明白了一个道理,那就是对方号称大隋第一勇士,并非浪得虚名,本来,他想利用宇文成都小觑自己,未使出全力之机,用双锤夹住那柄鎏金铛。将其夺过来,羞辱对方,不想宇文成都反应极快,在他还没有使上全部力量之前。将鎏金铛拔了回去。

  不过,裴元庆从来就不会认为这世上有自己无法战胜的人,他将双锤交在一手,另一只手朝宇文成都伸起,翘起大拇指,指了指自己,异常骄傲地说道。

  听到裴元庆如此狂妄地回答,宇文成都不怒反笑,他面色阴沉,目光阴翳地盯着裴元庆,双手紧握着鎏金铛,指节骨隐隐发白。

  话音落下,双腿在马腹上狠狠一夹,战马猛地向前窜去,十来步的距离,瞬息即到,鎏金铛化为一道金光,劈头盖脸朝裴元庆落将下去。

  又是一声巨响,宛如天空中突然响起一声闷雷,稍微隔得近一些,听见这声音,大部分人都会觉得耳鸣,胸中发闷。

  左手锤挡开鎏金铛后,裴元庆地右手锤马上朝宇文成都砸去,宇文成都的战马小跳一步,从侧翼奔了过去,裴元庆那一锤顿时落到了空处。

  就在双马交错之际,宇文成都在马上猛地朝后仰去,鎏金铛舞出一道扇形的金光,朝裴元庆的后背砸去,裴元庆驱马向前一窜,抡锤往后一档,将鎏金铛架了开去。

  两人圈回战马,换了个方向,再次形成对峙,这时,秦叔宝已经率领士卒赶了过来,裴元庆的人将李密救助上马后,也向这个方向围了过来,而宇文成都只有孤身一人,形势明显对他不利,有裴元庆这个与他旗鼓相当的对手在,不要说斩杀李密,现在,就算是想脱身恐怕也会付出一些代价,毕竟,他已经征战好几个时辰了,而裴元庆还是生力军。

  宇文成都朝裴元庆大声喝道,突然驱马朝一侧疾奔而去,那里,是一个小斜坡,无人阻挡,眼看形势对他越来越不利,此时不走,难道真地留下来和裴元庆厮杀,他又不是对方那样的武痴,不会做出这样白痴的举动来。

  裴元庆大声喝道,然而,宇文成都一心想逃,并非那么容易追上的,秦叔宝挡在了裴元庆身前,打消了他想要追杀宇文成都地冲动,对秦叔宝来说,这个时候李密的安全,整个战局地发展才是最重要的,宇文成都不过是一武夫而已,让其逃走也没有什么。

  在远处的一个山林内,雄阔海伸出舌头,舔了舔嘴唇,兴致勃勃地向一侧的高畅建议,刚才裴元庆和宇文成都的交锋让他看得热血沸腾,恨不得自己就是他们其中的一个,因此,才提出这样荒唐的建议来,一点也不考虑本方加上他和高畅才二三十人,而围在李密周围的瓦岗军已达数百骑。

  高畅摇了摇头,站起身来,若是没有裴元庆,秦叔宝在,雄阔海这个建议到可以实施,而现在,冲下去只是送死而已!

  反正他只是想实地考察瓦岗军和宇文军的战斗力和作战方式,已经达到了目的,就不必多生事端了,李密,姑且让他多活一段日子吧!

http://inwallve.com/yanglin/750.html
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QQ微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微锟斤拷
关于我们|联系我们|版权声明|网站地图|
Copyright © 2002-2019 现金彩票 版权所有